<<歷史系電子報目錄
<<第38期


第40期>> 

 

 


 
系友訊息

回到最上層

 

 
  • 系友鄭永昌老師訪談

    訪談者/紀錄者:

    受訪者簡介

      本次訪談邀請到鄭永昌老師與我們分享他在求學與工作的經歷,以及面對各種挑戰的想法和態度。鄭永昌老師從師大畢業後,繼續在師大歷史研究所取得碩士及博士學位。老師目前任職於國立故宮博物院圖書文獻處策展科,策劃許多故宮主辦的展覽。老師也常回到師大與同學們分享博物館經驗。

     

    以下為本次訪談的摘要內容:

    1.  老師當初為什麼會想報考師大歷史研究所?

      我在香港唸書的時候,所讀的是新亞中學。它是一個國高中合併的完全中學,是由國學大師錢穆先生創辦的新亞書院傳承延續下來的學校,因此學校對於文史科系相當重視。在學校完善的培養環境,加上遇到良好的歷史啟蒙老師,在國中三年級我就對歷史科產生濃厚的興趣。高中畢業後,適值面臨香港九七回歸前夕,在母親促使下轉向台灣,投考這邊的大學,從此揭開我在臺灣升學進而落地生根的機緣。由於我對歷史抱著強烈的興趣,因此報考臺灣學校時,前五個志願都是歷史系,而相當幸運地考進了臺灣師大歷史系,也因為學校提供了公費補助,因此減輕了家中不少的學費壓力。

      大四結業後,因為必須要完成教師實習學分,我被分發到臺北市木柵實踐國中實習。為了準備即將到來研究所入學考試,所以我向學校要求將國中一、二、三各年級排入我的授課課程,希望把中國史與西洋史藉由備課,得以完整地重覆溫習。後來歷史研究所我只報考了師大一所,除了本人對師大環境比較熟悉外,更重要是師大歷史系在明清與近代史領域擁有傑出師資,專業領域與學術成就更是有目共睹。

    2.  從求學到進入故宮期間,是什麼樣的契機讓您決定在故宮的圖書文獻處擔任研究員?

      談到進入故宮的契機,直到現在,我最感激的是吳文星老師與方震華學長。當我修畢博士班學分,正準備學科考之際,方震華學長一通來電告訴我故宮徵人消息。當時我其實沒有什麼信心,在吳文星老師的鼓勵下,我就抱著姑且一試,累積經驗的心情投考。結果經過一連串的資格審查、筆試與面試後,竟意外錄取。回想起來,能得以進入故宮,要感謝的師友幫助與親人的鼓勵。我研究所階段碩、博士論文都是圍繞著明清兩朝貨幣經濟史為課題,其中必須要熟悉與大量閱讀檔案奏摺,毫無疑問,故宮擁有豐富的檔案文獻,在莊吉發老師多年教導與啟迪之下,使我增長對故宮檔案的認識,卻也意外地成為開啟我進入故宮的一道大門。

    3.  請您簡單地敘述圖書文獻處的工作內容,與我們分享您在工作期間曾經遭遇的趣事、挑戰及困難?

      讓我先簡單介紹一下故宮圖書文獻處的組織。故宮圖書文獻處共分三個部門:第一部門是典藏科,負責清代檔案、宋元以來古籍善本、方志輿圖與佛教經典的庫房管理與檔案數位化的工作;第二部門主要是規劃展覽與推動展覽教育為主的策展科,主要承辦一般性常設展、特別主題展與國外文物的借展工作,並安排與展覽主題相關的教育推廣活動;第三部門是圖書科,主要是負責圖書館業務(故宮圖書館稱為“圖書文獻館”),負責期刊書籍出版品的管理、徵集與編目。

      我剛開始是進入典藏科工作,負責清代文獻檔案庫房業務。當時我和莊吉發老師在同一個辦公室上班,他經常敦促我,告訴我「進故宮一定要熟悉故宮典藏」,在文獻庫房工作過程中,我經常以莊老師所寫的《清代檔案述要》為基礎,不斷熟悉故宮清代檔案內容,直到五年後請調到策展科,但由於規劃展覽的關係,莊吉發老師的論著,一直都是我辦展選件的重要參考資料。

      當然,不同的部門有不同樂趣。在管理檔案過程中,天天可以接觸到別人不能隨便看到的檔案原件,也發現到以往沒被注意的珍貴史料,這當然是一種無法言喻的喜悅與興奮。至於策劃展覽,能夠結合研究成果,靈活運用到展示技巧上,是一個很有趣的考驗,加上有機會和國外博物館合作,規劃文物借展或交換展,都是一個了解國外博物館情況的最好機會。這是我大學和研究所從沒有過的經歷。進故宮以前,對博物館的了解是一片空白,但進來以後,開始重新學習。以前教科書上所學的,可能都僅是紙上談兵,但進博物館之後,看到的與學到的,都要比以前來得複雜、更全面性,更不用說是對以往學過的教材帶來挑戰。

      故宮的工作量是非常龐大的,既要負擔繁重的行政工作,也必須每年提交研究報告,加上近年各方對故宮的期待與要求一直提升,以目前的人力編制實在很難去應付,這當然是我們遇到首要也最大的挑戰和困難。博物館的工作壓力很大,但壓力可以使人不停地進步,獲得別人沒有的經驗,這是我在博物館持續工作,而且仍然歷久彌新的感受。工作壓力會使人疲累不堪,但從未讓我產生倦怠感。

    在博物館,展覽內容的好壞不僅僅只是展件本身,還必須配合教育推廣工作。教育推廣是如何將豐富珍貴的原件檔案,對參觀民眾與志工學員生動解說,讓大家看到檔案或原件之際,感受到眼前文物所帶來的震憾力。這些都是教科書以外,卻是重要而具有教育意義的教材,都是在我工作過程中,以及歷史本科系外所學到的全新事物。

      在故宮的工作,或應該說在博物館工作,專業很重要。但在專業之外,還需要一個「博通」。博物館工作者必須擁有多元且廣泛的興趣,如何培養,既是一種挑戰,也是一種趣味。有限的時間,繁重的工作,但依舊抱著不斷學習的心態,隨時在專業領域中擴展視野。你隨時會接觸到一些藝術家、碰到一些收藏家、也可能會與軟體工程師、模型師、設計師、建築師、科技顧問,不同形式,各行各業,或許這些對我們而言都是門外漢,但我抱有求知的興趣、學習的慾望、探索的好奇,這些都會是一個展覽呈現在觀眾前的重要專門學問。挑戰是一種嘗試,但問題是如何克服困難。

    4.  老師認為在歷史研究所的學習中,哪些能夠應用在博物館中?

      博物館的類型很多,必須要看博物館屬性才能夠學以致用。就故宮圖書文獻處來說,文史科系是基本要求;再來是語言,我的語言能力不好,博、碩士班雖然進修過多種語言,但英語、日語、法語、滿語,依舊僅是皮毛,但語言確實是非常重要的工具。在博物館裡,語言懂越多,你競爭越強,不管是外語,甚至其他少數民族語言;另外是語言的表達能力,好的口才,能在演講與導覽中深入淺出,暢所欲言,吸引聽眾,掌握演講的節奏與氣氛,對於身為香港僑生的我,普通話表達比本地生有一重鄉音的障礙感,但我相信擁有熱誠,感染聽眾,也是另一種重要的手段。

      在歷史研究所當中,除了學科專業基礎、語言能力訓練、個人處事態度外,還有的就是跨學門的知識,諸如藝術、社會、科學等,博物館工作本身就是多學門相輔相成的結合,以文物展示與維護為例,一份檔案,它既是歷史文物珍貴見證,透過美工展示技巧的佈置,使展示文物得以亮麗登場;但又必須注意展示環境的安全性,展櫃中的溫度、濕度、照度的控制,這是在專業領域外,必須具備跨學門專業知識的基本訓練。

    5.  師大是培育國高中師資的重鎮。近年來政府提倡博物館與學校合作,您認為教師在課堂上應該如何運用博物館資源?或到博物館實地參訪時又該先做哪些準備?

    每次展覽推出時,我們都會在故宮網頁張貼近期展覽介紹。有興趣的老師們可以透過網站,逐一了解最新展覽訊息與內容;其次,故宮也會對年度特別展覽安排教師研習營。因為老師有教師研習時數的需要,所以對學校老師而言,報名參加展覽教育推廣活動是一項誘因。老師是博物館教育的種子,將所學所知帶到學校,透過網路和研習營,進而規劃安排國中、小學學童參觀,展覽工作才得以往下紮根。至於老師與學生前來博物館參觀前,可以透過展覽相關出版品,如導覽手冊、圖錄或摺頁宣傳品,對特定有興趣展覽建立基本知識,老師也可以做學習單,讓學生在看展之餘,對展覽有深刻的認識。事實上,我個人認為,參觀學生不一定能了解每件展覽文物,但透過老師的努力,能讓學生記得展覽當中一件或兩件作品,而這一、兩件展品,成為他一生當中內心的收藏品,我相信,這就是博物館教育的成功吧!最後是推廣故宮與大專院校的建教合作關係,例如故宮研究人員到學校作博物館介紹、展覽推廣、開設專業課程,例如目前故宮與東吳大學合作即是最好的例子。

    6.  希望老師給師大的弟妹們一段話,例如:提醒、勉勵…等。

    整體來說,就我個人的感受而言,現在很多學生對未來還處於一個摸索階段,對未來方向不清,但早點確立自己的方向、建立自我目標是相當重要。達成目標的過程會遭遇許多的困難和挫折,讓你沮喪,改變方向。像我原本想研究中日關係史,所以大一時開始去看相關書籍,繼而努力學習日文,選修日本史課程。但大三時受到林麗月老師的影響,興趣開始轉向明史,後來在研究所開始對貨幣經濟史產生強烈興趣,自此跟隨著林滿紅老師的腳步,林老師重視歷史整體與宏觀的觀念,讓我把明清史作長時期的觀察與研究。一路以來,受到很多師友的啟迪與影響,但我的大方向沒有改變,就是對歷史的興趣。即是在故宮工作,也因為配合展覽,專注領域也從貨幣史轉向河工史研究。無論任何過程,吸取養份,清楚自己方向,才是自己真正的收獲。

    另外,個人的性格特質,刻苦耐勞,無論是做研究或工作都是相當重要。我覺得「長跑式的人生觀」是不錯的比喻,或許起跑時並不是領先的一群選手,但刻苦將可能是撐到最後返回終點的少數選手之一。


     

 

 

 

 


 

回電子報第39期主頁面

 

 

●臺師大歷史系電子報 第39期
●發行人:臺師大歷史系主任 陳秀鳳  發行單位:臺師大歷史系圖書室  編輯:呂宜潔、歐詠芝
●E-mail:ntnuhisepaper@gmail.com  電話:(02)77341507  傳真:(02)23633032
※本報歡迎所有臺師大歷史人的投稿,您可以透過上述聯絡方式與編輯討論您的任何創意發想。